(法国版) 法国 英国 中国

分类: 工业

政府驱动创新有未来吗?

斯特凡·林德加德 / 作家、咨询顾问 / 2015-03-24

20世纪,政府和公共机构如NASA在创新链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互联网就是诞生于公共项目,同GPS等诸多技术一起颠覆了游戏规则。但近年来,公共机构的创新角色,受到了一些活跃和强大的科技公司如谷歌的挑战。另一方面,自下而上的草根创新也蓬勃兴起。政府是否最终会被踢出这场创新游戏?

Read this article in English | Français


巴黎高科评论:政府和像NASA这样的公共机构在20世纪的人类创新活动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但近年来,公众开始质疑公共机构的创新效率。你认为政府会在这场游戏中被淘汰出局吗?

:肯定不会,但公共机构的角色确实发生了变化。最大的挑战来自于开放式创新的重要性日益增加。这对于大公司来说也一样:GE成功将自己重塑为一个创新网络的中心,但另一些大公司则很不情愿“放手”,来让自己适应横向的合作创新。这是个文化问题,各国政府都面临着同样的问题。政府导向的创新曾经是(而且往往是)集中、严格监控和自上而下的。对于核能和太空旅行这样的大型战略工程,这样的方式非常合适。但开放式创新则是另一回事。相较于充满活力的生态系统或免费、合作、开放的社区,政府机构常常受到自身官僚习惯的掣肘。开放式创新需要政府对自身文化和角色进行彻底重塑。

它将扮演什么样的新角色?

我不希望是发号施令式的,而且现在已有端倪。

一个重要的例子是奥巴马政府几年前推出的网络平台:Challenges.gov,旨在于公众和政府之间建立起合作关系来解决重大棘手的问题。美国政府机构会在网上发起挑战,同时,也允许公众代政府发布挑战。实际上,该平台就是收集问题,组织挑战,这些挑战赛分属不同政府机构,包括技术、科学、构思和创意竞赛。政府希望通过这些挑战赛来找到创新性解决方案,把最好的人才和想法聚在一起,解决难题。最初的比赛大到宇航员的手套,小到拦阻骚扰电话等,不一而足。现在,这个平台已经被用来开发范围更加广泛的项目,如无人机的应用等。

这一创新“众包”体现了政府转变为更加温和的激励者角色。尽管如此,明确的公共创新策略尚未形成,虽然执行方式已经发生了逆转。这个例子中的政府不再制定计划并控制其执​​行:它只是发起挑战,鼓励个人和企业创新者来参与解决。

资金怎么办?

今天,找钱不再是最难的问题。我不确定政府是否应该使用公共预算来进行天使投资。但它肯定要在这个方面发挥某些作用。

首先,政府应该提供最好的条件来撮合企业家精神和创新,扮演促进者的角色,包括培训、提供良好的金融环境——除了履行这些常规性职责,政府其实可扮演更主动的角色。

对于创新型企业来说,最关键的问题客户和市场。所以,创建新的市场可能是刺激一个生态系统发展的最佳方式。政府与其作为一个投资者,不如变成消费者。这样做会带来更好的效果,因为作为客户,政府可以从自身利益出发考虑事情,竞争也会带来更低的价格和更高的质量。

另外,钱不是唯一选项。除了“投资”(invest)于创新型企业或行业,何不尝试一下“供养”(feed)?比如,你可以使用数据“供养”企业。公共数据拥有巨大的潜在价值,但成本几乎为零。政府可以免费提供这些公共资源,向经济注入价值。开放公共数据并不会花多少钱,但对经济、社会和政府自身的回报却是巨大的。这就是投资!

还有另一种角色:作为监管者,帮助小玩家对抗大企业。

当然,但这样做的风险是让双方都慢下来。鼓励大玩家创新,并与小玩家分享资源岂不是更明智?我不只是在说企业风险投资,而是更广泛的开放式创新。政府已经通过一些激励性的计划大力扶持和发展创业生态系统。以StartUpChile为例,该计划给每个资助项目4万美元,所有团队成员都会获得1年期的智利居留签证,并能享受舒适的工作场所,与来自60多个国家的创业者共同工作。多好的条件。但是我想建议的是,组织者应该开始考虑如何将更多的成功企业整合进来。如果智利真的想创造一个蓬勃发展的创新创业中心,就需要同时挖掘大公司和小公司的创新潜力。这是一个关键挑战。政府可以在这里发挥把关的作用:它可以影响大公司,鼓励它们参加一些集群,同时帮助小公司加入那些已经有“大牌球员”存在的集群。在任何情况下,地方和中央政府都可以发挥组织者的作用。这也不失为连接公共研究和企业的更好方式。

所谓集群,不一定是实体性的,也包括虚拟集群——社区、平台、网络等。虽然政府在虚拟集群方面现在还不够活跃,但发挥空间还是很大的。

创新管理的势头已经越来越强,不仅仅是各大公司可以做,各国政府也可以做。这里很重要的一点是,创新概念是不断发展的。不久前,讨论创新,一个最重要的概念就是创造力。你不可能将两者真正分开来谈。但今天,创新已不再被视为只是一种创造性的努力。它已成为一门管理学科,相对于创意,人们更愿意谈战略、结构、流程和文化。当然,创意仍然重要,但未来的创新赢家知道如何和何时在一个结构化的过程中发挥创造性。我们不应该再混淆创造力与创新。

尽管如此,如你所言,政府必须将自己重新定义为创新驱动者和服务型管理者的角色。那么,我们应该呼吁一种全新的文化?

没错。虽然元素不是新的,但组合是全新的,而且很难找到平衡点。此外,每个生态系统都是不同的。政府的位置也不可能相同。真正理解创新如何运行,是个经验问题。

当前,我们的政府正处于学习和寻找新方法的过程中。公共机构、地方政府以及大学都在开发新能力,如与更多合作者共同工作,应对未知。当你管理的是一个社区而非政府采购项目时,你根本不清楚会遇到什么情况。

这需要新的沟通技能:在这个新的环境中,认知和证据同样重要。决策应该细化并考虑不同的利益相关者。负责管理创新计划的公职人员需要拥有更广泛的经验。我们需要的是善于尝试新想法的人;明白和接受自己无法掌控所有事情的人;拥有丰富时间感、能够同时应对慢节奏的公共决策和快节奏的高科技的人。

所以,是的,这是一种全新的文化。但是,这也是一种竞争异常激烈的文化。

美国政府仍然会继续在这场创新比赛中领先吗?

自从奥巴马总统任命Aneesh Chopra为美国第一位CTO以来,已经过去了五年。而美国政府推出Challenge.gov作为政府部门推动创新和公民协作的平台也已有四年。像这样重大的举措后来并不多。

而且,在一些小国家如新加坡甚至阿联酋,都在进行一些有趣的尝试。比如阿联酋的eGovernment,非常积极地向政府机构和公众推广电子服务和IT工具的使用。这项计划不仅是可以提供服务,更是使用社交媒体工具与客户和公众进行沟通,让他们参与设计公共解决方案和服务。

新加坡的情况与此不同,该国在国家经济战略上非常成功,抓住时机,从纺织品产业转移到电子、再到生物技术,所有这些决定都是通过高度集中的决策过程做出。现在的情况则发生了转变:新加坡资讯通信发展管理局(IDA)近日推出了IDA实验室计划,其目的是帮助新加坡建立面向全球市场的科技创新能力。这不再是一个集中推进的方式,而是通过由开源驱动的创意社区来实现。 IDA实验室为社会、企业和政府协作提供了新的思路和技术。

与企业一样,政府必须不断地改革自身和方法,由于美国政府近来鲜有新的大胆举措,我很怀疑未来谁会在这场政府驱动的创新中领先。

最终获胜者应该是…?

对我来说,一个强大的平台对于政府驱动式创新是必要的,但还不够。未来的赢家需具备一些根本性要素。

首先应该是对创新有较深理解,更重要的是,愿意继续尝试本身。这也意味着你要知道无法掌控一切;只能创建框架和条件来促成事情发生。还有一点,必须很好地掌握控制与放手之间的平衡 。放手,即让事情顺其自然地、自下而上地发生。

第二,时间的概念,更具体地说,紧迫感,打破公共部门常见的“按老规矩办”的思维方式。

第三,特定的工作方式,尤其是对沟通方式。真正的赢家能够在政府部门内部创造并使用新的方法和概念,甚至施之于部门外部。

第四,人力资源:应针对政府雇员的具体需求制定新的教育计划。但既然是开放式创新,仅仅培训是不够的。未来的世界级创新型政府需要具备将内部资源和外部伙伴整合在一起的能力,不论是在本土还是国际层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