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版) 法国 英国 中国

分类: 商业

“优步经济”系列之一:共享?先谈谈市场边界的问题吧!

弗朗索瓦·穆尼耶 / Alsis Conseil咨询公司总裁,巴黎高科国立统计与经济管理学校金融学副教授 / 2015-10-14

当优步的成功故事席卷全球新闻头条,我们目睹了合作经济如雨后春笋般的涌现。但是,这种经济模式在吸引我们的同时,也因为它的范围模糊而引发了人们的担忧。从经济学的角度看,它可以被描述为市场边界的扩展。曾经非正式经济范畴内的交易现在成了正式经济的一部分。这是好消息吗?是的,但是快速进行中的转型也引发了不少问题。

Read this article in English | Français


 

到底是“合作型经济”还是“共享型经济”?新经济模式的名称仍有待确定,因为其定义范围以及对世界经济的影响,尚在激烈讨论中。那么,我们为什么不能直接用“优步经济”来称呼它呢?

新供应,新需求?

如果需要确定“优步经济”发展的一个关键时刻,那便是1995年eBay的创立,以及紧随而至的法国Leboncoin这样的模仿者。越来越多的普通消费者和商家在这些二手市场里交易新旧物品。亚马逊成了二手书市场的领导者,另一方面,Meetic(译者注:法国著名交友网站)则成功地将约会交友市场化。

由此得出“优步经济”的第一特性:接触并配对。这也是人们为什么曾用“匹配经济”这个词来专门描述这一新的经济活动形式,蒂莫西·泰勒(Timothy Taylor,斯坦福大学经济学教授)尤其喜欢在他的知名博客里使用这个词。Airbnb网站则采用了更加微妙的“亲和搜索”(affinity search)。互联网是实现及时信息交换的有效工具,它能调控供需平衡,提供参与者以安全保障和优质产品,成为二手市场的基石。

“优步经济”主要在交通运输和住宿行业迅猛发展,如Uber, Airbnb, Booking以及一些正快速发展的欧洲企业BlaBlaCar等。美国联邦储备银行主办的EconFocus的一篇文章中,经济学家Tim Sablik指出在美国有16万司机为优步开车,与此同时传统的出租车只有23万。这种新的城市交通方式几乎和传统运输平分秋色,同样很明显的是,这种新方式的出现,绝不是靠着牺牲旧方式,而是通过扩大市场来发展的。Airbnb在它的网站上说它在全球200个国家提供超过100万间住宿。而作为世界第三大酒店集团的Accor集团只能提供18万间客房,也就是说只有Airbnb的五分之一!无论是从供应、需求还是从消费者的角度来看,这种新现象的影响都是巨大的。

更重要的,也可以说是“优步经济”的另一个特征是,它能保障车辆、自由办公场所、住房等资源更好地得到利用。简单地讲,就是使设备有更高的使用率,或者用经济学术语讲,意味着更高的资本效率。不管是作为商业服务还是通过Drivy或Ouicar出租,汽车的使用率(一辆汽车从被购买到报废期间95%的时间都是被闲置在停车场的)随着汽车合用的出现而不断提高,并且也节省了汽油。由于没有了中间商的干预,这也必然会带来更加经济的资源共享。正因为如此,合作式经济经常和“循环经济”联系起来。

经济学家们都赞成这些新的高效创新:通过更有效的信息传播,它们提高了供应能力,提升了竞争力的同时降低了价格。这不仅加剧了直接竞争(如优步和传统出租车),也加剧了非直接竞争:比如,为了应对Blablacar的冲击,法国铁路公司降低了它的客运价格。

“优步经济”也改变了社交习惯。如分享和交换这样的友好行为,被整合到了商业领域并被应用于商业贸易。 人们对将友好行为变为金融产品的顾虑被打消,特别是当市场通过禁止个人之间直接交易展现出市场智慧的时候更是如此:市场在中间来处理双方账户的货币交易,从中收取佣金。事实上,正如Esprit杂志(2015年6月刊)中一篇关于分享式经济的著名报告所言,以互联网为基础的协同工具既可以刺激新的非货币交易,也可以增进人们之间的互助。

但是,市场扩大和将社交中介作用整合进市场机制的过程也带来了许多问题:更多的匿名性、自助价值被个人利益所取代,私人服务的发展也超出了慈善的范畴。我们也许会为Blablacar推出有偿拼车服务而遗憾,但今天谁会像40年前那样在路边拦车。市场的调解,需要社交信任的补充。

社交信任、隐私和评级

只有当房屋交换,无论是否是商业性质的,发展到你把自家钥匙留给一个完全陌生人的时候,我们才会感到惊讶。当我们没法确定想要购买的商品实际是否和描述相符时、Leboncoin这样的二手市场应运而生。这也许预示着一个新的市场的到来:不是基于传统贸易的原则和价值,而是由更多的信任促成的交易。

能解释这种信任度的另一大特性是交叉评级。评级建立在商业世界中,专业机构(评级机构、银行、审计署等)通过自身的外部权威评估金融健康、认证工业过程和产品合规性。在这里,评级是在同领域或同级别来进行的。学生根据年龄被分为不同的年级,但是教师也分级,至少在高等教育中是这样的。在企业里,评级方式要复杂得多,所谓360度评价,包括同级和上下级之间。

某些国家在这场运动中更加超前。在美国,银行很早就开始对客户或潜在客户进行信用评级:负的信用等级意味着曾经有过信贷违约(或其他原因),而正的信用等级则意味着有偿还信贷的能力。我们可以预见很快就会出现一种评级整合工具,它能在你使用过的网站上寻找信息,来推测你是否可靠、是否是一个信誉好的消费者、良好的生产者、好雇主、好员工、好学生、好配偶等。这些在求职、约会、借钱、结婚等方面将会变得非常有用。

硅谷的著名投资人马克·安德森(Marc Andreessen)将这个数据源看作金融业范式的转变。在2014年一次《商业周刊》的采访中,他说:“硅谷现在有越来越多关于如何用消费者行为数据来预测他们信誉的方法:信用卡账单、社交网络行为,甚至可能是这个人的搜索历史记录。有许多人,不论是大型互联网企业的还是初创公司的,都在尝试利用这些海量数据找到新方法来进行计分。这些人的共同点是他们都处在银行业外。”他补充道,“当这些新信用工具显示出可靠性和可重复使用时,风投就开始进入为之提供资金。”

除了隐私保护的问题,这场变革对社交生活也有影响。这在原理上没有什么新鲜的。如果我们认为信任的基础更多的是可预测性而不是道德行为,那么我给你提供一个信息,你也给我提供一个信息,信任关系就建立起来了。礼仪就是逐渐建立在这个基础上的:我必首先尊重他人,才能得到他人尊重;这些规则被建立,其创建信任的神奇能力也经受了时间的检验。这个过程中有一条基本原则:如果我持良好态度,别人会欣赏我,我的声誉就更好,并且自信会增加。原则上,这个游戏的集体平衡是从经济和社会意义上来看更加稳定的一系列行为。但是它的产生加剧了经典的困境:一方面,交叉评级比外部专家评审能更好地提供正确信息,并且,既然它是一种集体行为,就需要很强的纪律。另一方面,社会舆论很容易受情绪影响,可能是草率考虑的结果、排斥和谣言。其他人的态度可以起到约束的作用。但是一旦被病毒式传播,约束的力量就被瓦解了。(陈昕/译)

 



您可能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