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版) 法国 英国 中国

分类: 工业

农业和食品:数字化平台的崛起

巴黎高科评论 / 编辑 / 2016-03-18

农业和食品工业正迅速进入平台经济时代。数字接口的快速发展,不仅是一个供需匹配的问题。一些致力于金融、其他交易服务的协同平台已经出现。专业人士正在重塑和重新发现合作传统。最后,个人也进入了这场游戏,彻底改变日常实践。


Read this article in English/French

农产品和食品,以及设备或耗材,都可以在许多平台上交易。法国的Le Bon coin 出售二手设备。在美国的一些城市,消费者可以在亚马逊上网购新鲜蔬菜。Airbnb提供农场度假,而众筹平台如Kisskissbankbank可以为农业项目提供资金。

但也有一些专门的农业和食品平台。它们可分为五大类。

交易市场

首先,平台正在形成“交易市场”,或虚拟集市,通过连接用户专业供应商来匹配产品与服务的供给。

最初,这些交易市场主要从事农业设备和材料。如Agriconomie平台为经销商(零售商和批发商)和农民提供了一个网上交易原材料(种子、化肥和农药)和零配件以及小型农用设备的场所。任何一家有专业能力的公司都可以在这个“开放”平台上销售产品。它绕过了传统途径,取代了行业媒体上的分类信息与广告。

数字技术使这些平台将目标面向全球市场……同时扎根于当地(国内)的经济。农业设备的全球领导者Agriaffaires 成立于2000年,专业从事农业设备经销(汽车、卡车、拖拉机、联合收割机等)的开放式平台。经销商/分销商、贸易商、生产商包括农民在上面低价出售或出租新旧产品。该网站的所有者是MB Diffusion Group,,已拥有25个国家的版本,包括美国、德国和英国。

这些市场不会只涉及消费环节,这有农产品——这是相对比较新的发展。它们取代了批发市场。例如2016年创立的电子市场Biagri,旨在“撮合专业农产品买家和卖家完成交易。”农民在该平台上推销产品并标明产品规格(包括质量和产地)、可交易数量和交货日期。卖方可以选择一个固定的最低价格或投标(后种情况下,卖方允许买方提交报价)。买方(交易商、经纪人、合作社、农户等),可以明确提出数量和交货日期等要求,对广告作出回应或发出求购。该平台成了饲料、粮食、化肥、秸秆、油料、马铃薯等产品的交易市场。发货后经银行转账付款。但这些平台的实用性并不局限于撮合买卖双方。他们还提供合同和发票管理服务,以简化管理程序。此外,还有一个独立实验室分析和监督销售的产品。

biagri

这种平台在非洲也很普遍。例子包括塞内加尔的M-luma和肯尼亚M-farm。然而,数字技术和互联网使用(尽管发展迅速,特别肯尼亚的移动经济)知识的贫乏,阻碍了这种平台在非洲农村的发展。在M-luma,生产者打电话给呼叫中心推销产品,然后M-luma发布这些广告在网站上。产品主要是水果(香蕉、柠檬、木瓜),蔬菜(茄子、胡萝卜、芹菜、卷心菜、花椰菜、绿豆、马铃薯等),大米和小米。

贸易共享

协作网站,无论是商业还是非商业性质的,形成了一个二类平台,聚焦于共享和交换,用户和供应商都是业内人士。

农民之间的“设备共享”平台WeFarmup是农业领域的最新例子。农民通过网站出租一些设备获得收入。其他农民租赁设备在购买之前进行测试,或出于特殊需要。据其创始人之一Jean-Paul Hébrard说,这个平台的目的是帮助解决农民面临的两大问题:即,巨额债务和收入不确定性。John-Paul Hébrard 想创建一个社区,避免农民深陷债务,提供给他们渠道去获取优质设备,和增加收入。在美国,Farmlink推出的MachineryLink solutions 提供了一个类似的平台。工作原理相同,但MachineryLink solutions 上,出租设备的农民也可以提供劳动力和服务。

食品行业协作平台起到了推广当地产品和打击浪费的作用。在遵守公共采购法的前提下,法国平台Agrilocal试图连接供应商和“需要大型餐饮服务”(中等专业学校,养老院,医院等)的大规模采购。买方先提需求,这些信息然后通过平台发送给本地供应商。买方根据不同的卖方回复和地点选择与谁交易Agrilocal平台目前为大约12个法国部门提供服务。类似的平台还有 Loc’Halles Burgundy

相反,加州的Copia平台的目标是连接有剩余食品的公司如餐厅和生活贫困的人,既防止了食品浪费,又帮助乐穷人。该公司派车辆收集吃剩的食品,将它们运到食物银行或无家可归者收容站。英国的Food Neighbourly平台与德国Foodsharing都是这类平台。

专业人士和个人

还有另一种类型的合作平台,连接个人消费者和专业供应商。交易大多涉及“短供应链”(short supply chains)食品生意。

在法国最有名的例子是 La Ruche qui dit oui。创建于2011年,该平台连接生产半径在150英里以内(水果、蔬菜、面包、奶酪、肉类等)的食品买卖。截至今日,它已拥有4,000家供应商和超过10万名普通消费者。供应商可以自由注册,只要达到一定农业生产标准。其特殊性在于,一边是一个hive——接近消费者居住地的分销点,他们可以自己取货甚至见到供应商。另一边是hive经理,可以是个人、组织或企业。生产者自己定价,支付16.7%的佣金给平台和hive经理。遵循同一模式的其他法国平台包括LocavorMarchands de 4 saisonsLabel fourmi

一些这样的平台,让客户直接从生产商订购食物并从商店的一个储物柜中取回,或直接联系农民购买产品。甚至组织农场参观、用餐和休闲活动。

众筹

众筹平台也对农业和食品部门有极大兴趣。在这种情况下,供给方可以是个人、消费者或专业人士。

Miimosa 是“一个为农业和食品(特别是本地产品)项目捐助者和项目领导者提供的交流、分享和合作平台。”,该平台为“项目负责人”和“捐助者”搭建联系。前者在网络展示项目,指定筹款数量和人数。后者按照自己的方式和意愿资助项目,得到回报(产品本身、一餐或一个周末)。该平台收取筹资额的8%-12%作为佣金。

相比而言Blue Bees平台呈现出不同特点。它资助农产品环保项目(特别是有机农业项目),包括在海外的。它还以贷款形式提供资金。最后,它还联合本地机构(设计事务所、协会、非政府组织、公平贸易公司等),进行项目挑选、设计,提供支持与实施。

P2P网络:个人的舞台

最后这类平台只涉及个人,供需双方地位平等。这些交流,无论是商业与否,主要涉及餐饮、美食,甚至分享和共同就餐。

VizEat是一个共餐(又名食品冲浪)平台。旨在连接游客和可以提供餐饮的房主。客人可以网上平台预定和支付一顿餐饭。 “服务”价格由主人自由确定:包括食品和款待费用。该平台是交流和共享的地方,声称,“VizEat更像是…..与朋友聚餐,而不是消费行为。”主人不能“使用此活动作为营利活动。”而只能是偶尔做做。该网站会收取价格的15%作为佣金。VizEat目前已覆盖全球60多个国家。基于同样原理的平台包括法国的VoulezVousDinerBonAppetour,以及全球范围内的FeastlyBookalokalEatWith

有些平台连接供应商与用户,分享熟食(Kelplat.comComuneat、 Mon Voisin Cuisine、 Munchery)甚至剩饭(Supermarmite)。比如在Kelplat平台,客户可以网上点餐并支付。然后去餐厅就餐,送到家里吃。

共享经济也延伸到食物产品中,通过食物易货平台来交换水果、蔬菜、鱼、肉、蛋、蘑菇、种子、植物、蜂蜜、面条和香料。北美有很多例子,比如洛杉矶的 LA Food Swap,芝加哥的Chicago Food Swap,前者经常组织社区活动,注册会员可以在线下交换各种自制食品。

从拖拉机到有机蜂蜜,平台经济是一种新型加速器,也大大简化了农业和食品领域的贸易。但它也是破坏者:农民演变为服务提供者(从耕种到款待游客)。相反,消费者成为农民。 没什么新鲜的?不是特别新:因为公开透明,这些交易被整合入正规经济,为所有类型的试验开启了机遇。这些创新传播的活力和速度也就不足为奇了:在新石器时期,农民不就是第一个发明贸易的人吗?在过去的两个半世纪以来,农产品和食品一直是所有主要经济发展中一个不显眼的,但却是从工业革命到大众消费和服务业革命的重要组成部分。(王继红/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