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版) 法国 英国 中国

分类: 推荐

Airbnb如何振兴共享经济

莫妮克·戴诺 / 法国国家科学研究中心 研究主任 / 2016-09-26

Airbnb社区反映了社会文化有趣一面。几乎73%的美国人不知道共享经济,这种消费模式主要吸引的是四十五岁以下的人群。包括大学毕业生和收入水平良好的人。这种形式的消费在上层社会中很受欢迎,因为它给人的浪漫联想、生态标签和分享生活的艺术。同时,它能产生经济效益,从而获得年轻人的支持。共享经济是一种前卫文化;但这个群体会越来越壮大。


Read this article in English | French

Airbnb有颠覆性创新的所有特征:它扰乱旅游市场,甚至是专业的酒店业。它提供了更便宜的服务,比标准酒店更具个性化的使用价值,而且非常方便。在这个后唯物主义时代,与当地人分享住宿,根本不是给穷学生的低端产品,而是变成了一种愉快的旅游业趋势。它的增长是指数式的:从2008年中创立到2011年2月,该网站的第一个100万次住宿实现;从2011年2月至6月又是100万;从2011年6月到2012年1月是500万;从2012年1月到2012年6月是1000万。这一住宿指数在2015年底估计达到了8000万,而这家总部位于旧金山的公司声称,已经发布散布在190个国家的200万套房子信息。

等到酒店业了解到发生了什么事的时候,反应已经太晚了。根据波士顿大学研究人员对德克萨斯市的研究,Airbnb交易每增加10%,该城市酒店业收入就下降0.39%。在该独角兽公司诞生之地奥斯丁,据估计,酒店业已经失去8%-10%的客户,对独立和中等规模酒店的影响尤其显著。国际连锁豪华酒店影响相对要小一些。然而,2013年对全球六个城市的比较调查发现,4-5星级酒店的房间价格与Airbnb的高端住宿相比已经失去了竞争优势。如果加上民宿的独特体验(浸入式体验,与当地人“友好”接触,把自己想象成旅行者而不是游客)和其他福利(家庭设备、附近街区),终于可以解释Airbnb令人眩目的崛起。

一个由独立研究机构运行的数据网站Inside Airbnb,提供了一些洞见。巴黎已经成为Airbnb上的顶级目的地。2016年7月,该市发布了52000个广告,明显集中在蒙马特区和博乒库尔街地区。伦敦(42000个广告)和纽约(39000个)被落在后面。另外,虽然该平台上有共住一间、单间和整栋房子可供选择,在巴黎地区最受欢迎的是最后一种:占据了所有广告的86%,接近阿姆斯特丹,远高于伦敦(52%)和巴塞罗那(53%)。网站上由同一个家庭挂出并提供热情服务的事实说明了一个不显眼的现实:——出租者多是拥有一处或多处房产的个人,有时甚至多达50-70处。巴黎市政府估计,大约有一半以上的广告属于前者,而只有很小比例的广告中,房产的注册者是商家。在纽约,大约有四分之一的广告发布者管理着多处住宅,伦敦的数字还要高一些,为43%,接近于巴黎。

1a70bc7

文化先锋

Airbnb社区反映了社会文化有趣一面。到底是谁在使用这种旅游产品?在2016年的一项研究中,皮尤研究中心发现,11%的美国人体验过民宿,这看似不起眼,但这些服务正在出现,并渐渐形成自己的群体。几乎73%的美国人不知道共享经济,这种消费模式主要吸引的是四十五岁以下的人群。包括大学毕业生和收入水平良好的人。法国的数据也与此一致。这种形式的消费在上层社会中很受欢迎,因为它给人的浪漫联想、生态标签和分享生活的艺术。同时,它能产生经济效益,从而获得年轻人的支持。共享经济是一种前卫文化;但这个群体会越来越壮大。

巴塞罗那研究人员对Airbnb房东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了这种社会特征的存在。在加泰罗尼亚地区首府的中心城区,因为混居大量亚洲人和非洲人,从而具有很强的社会文化结构,房主基本上都是土生土长的西班牙人和其他欧洲人。他们所使用的语言表明了这一点:除了西班牙语,主要是英语和法语。85%的人拥有大学学位,子女数量低于该地区平均水平;对于大多数人,他们的收入和中产以上水平相匹配。55%的人能提供一处以上住房,出租收入仅占7%。总之,作者认为,除了令人兴奋的本地体验,这个平台的出现,为那些渴望“地方性”生活方式的国际旅行家提供了空间。

在大都市腹地之外,Airbnb经济呈现了不同图景。针对巴黎郊区的蒙特勒伊市场的研究(发布于2016年8月的300多个住处),提供了不同角度。“真实”的业主或租户通常是年轻人(三十多岁)的照片几乎都会出现在广告中,他们希望在自己不在时出租自己的房子。(通常由其他人转交钥匙);价格比巴黎低得多。虽然这些房主提供的信息有限,仍然能够体现一定的本地特色。因此,人们都坚持旅行和文化交流体验,也有许多外籍和双重国籍人士。大多会说一门或多门外国语言,主要是英语和欧洲语言。这是一个大学生的世界,包括很多无党派人士和知识分子:顾问、艺术家、教师、工程师、建筑师、网站管理员、酒店经理、舞蹈教师、翻译、平面设计师、空中交通管制员、摄影师、记者、研究人员、演员、社会工作者、规划师、学生、高管、整骨疗法家、心理学家、电影制片人——甚至少数年轻退休人员。

最终,Airbnb在旅游城市的运作方式已经很清晰:短暂停留的旅游租赁市场与真假房产经纪人相互交织;对丰富的人类经验的重视;创意阶层包括房东和客户的联合。这一类人通常包含希望借此获得年金/或额外收入的房主。大城市之外,Airbnb主宰了私人租赁市场的蓬勃发展,形式应有尽有:整栋房屋、独立房间或共享房间。你甚至可以租用花园角落里的一辆旅行车。每个人都可以参与其中,价格可低至11欧元与别人分享一个房间,到花高价独享整个豪宅。让现有资本物尽其用是共享经济的信条,越来越多的人正在加入这个平台。

除了经济形式本身的崛起,对劳动力市场的影响也引人注目。对于个人而言,这种开放自己的家来赚钱的活动,在职业和私人生活之间、全职和兼职工作之间、工作与休闲之间、私人领域和公共空间之间创造了一种模糊的界限。出租自己的公寓也意味着开发一种专业能力:装修、实现现代艺术杂志提倡的标准,拍出完美的艺术照片,以及最重要的,学会专业酒店经营知识。在一些豪华住所,这方面是花钱外包的,在广告中会仔细标明。

政府机构努力规范旅游酒店业的发展,饱受批评。酒店从业者抗议这种逃避税收、不受卫生和安全行业标准管制的不公平竞争。Airbnb房主所在社区的居民抱怨这些短期出租损害了自己的利益(在所有Airbnb广告中,“欢闹、聚会……还有动物”是被禁止的)。最后,本地官员也担心房屋用途的变化和房屋数量的减少会影响到本地工作的人们)。

巴黎和其他城市一样,采取了一系列措施:设立由Airbnb收取和捐赠的税种;限制个人每年出租住房不超过四个月;举报转租行为和收入,突击检查并罚款——数字经济法律对房东的罚款最高可达2.5万欧元,对不履行信息核查责任的平台最高可罚8万欧元。

小范围而言,个体组织一个私人酒店行业,增加收入,应对不稳性,获得工作。在经济不景气的情况下,这样的行为起到了社会减震器的作用,也帮助聪明的年轻人对抗头脑昏昏的公共管理者和官僚。共享经济是对政治祛魅和失业做出的反应。违法租赁和政府之间的游击战短期内还不会结束。

(本文最初版本发表在我们的法国合作伙伴Telos-eu.com上)



标签

|

您可能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