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版) 法国 英国 中国

分类: 亮点

绿色主权债券:新兴市场的战术行动

Richard Robert / 巴黎创新评论执行董事 / 2017-04-09

美元是绿色的,你我皆知,现在又有了绿色债券。这种新型证券产品,年发行量目前虽然仅占全球债券市场的1%,却显示出强劲的发展势头。它主要由机构、大公司和地方政府所使用,现又被纳入了参考领域:主权债券。

Read this article in English

人们预期中国会在此事上率先动作,但法国却在9月初推出了第一个绿色主权债券。 这个政治举动,无疑,很符合巴黎自COP21以来所扮演的能源转型领导者角色。但是,这场“政变”背后却是一个重大的变化:主权债务不再是债券市场无足轻重的构成,而是变成了一个参考成分,其主要资产(美国10年期国债或德国长期国债)将决定未来趋势。而且,法国证券的发行机构国库署(Agence France Trésor),由于对(巨额)法国公共债务的出色管理,本身就是一个参考标的。所以,事情开始变得不简单了。

规模很适中:我们听到的数字是三年90亿欧元,远低于国库署每年2000亿国债的发行额。但与绿色债券的发行量相比,这并不是个小数字。世界银行非常自豪于自2008年以来发行了90亿美元的绿色债券,而2015年,囊括了所有考虑之后,总发行额相当于350亿美元。

事实上,法国率先行动的决定,只是这些非典型债券发展中的必然一步。这些债券从2008年开始出现,不用几年,必将成为金融业的重要部分。

图片 3png

绿色债券的兴起

绿色债券出现于21世纪,它们的发展与各种政府的支持联系在一起。

例如在美国,对2004年美国创造就业法案(America Jobs Creation Act)进行修订,设立了“合格绿色建筑和可持续设计项目的棕地示范计划”,让绿色债券的概念得到了普及,通过简单地减税安排,为这些特定用于修复工业用地融资的债券的发展提供了最初推动力。美国财政部甚至通过提供担保直接推动一些债券的发行,但美国政府不是官方借款人:这就是为什么它们不能被称为严格意义上的主权债券。

接下来的几年里,各国推出不同举措,例如欧洲投资银行(European Investment Bank)的气候意识债券(Climate Awareness Bonds),这是第一个在所有成员国同时发行的债券,旨在为欧盟能源-气候项目包中的各种项目提供资金。但真正在当时把这个极度边缘的市场进一步扩大的是世界银行。

它的第一批绿色债券在2008年推出。由于危机和对健康金融的需求,以及第二年即将召开哥本哈根峰会,2008年成了气候变化和能源转型等主题兴起具有决定性意义的一年。 哥本哈根最后失败了,但在2008年,世界银行的倡议已经流行开来。

世界银行的结论简明扼要:气候变化正在影响整个地球,但南半球国家将遭受最严重的打击。近来全球在人均寿命、贫困、医疗和农业等领域所取得的种种进展,将遇到重大挫败。迫切需要采取行动,而且,行动需要前所未有的国际合作。在政治层面,它涉及到缔约方会议(Conferences of Parties,COP)。经济层面则涉及资金流动,世界银行希望将资金引至其“发展与气候变化战略框架”内的项目,鼓励和协调公共和私人部门的努力。绿色债券成为标志性工具的不二之选。

该倡议也可以被看作是一个机会:机构投资者——特别是北欧国家的机构投资者——多年来一直表达了对这些工具的需求。世界银行因此与SEB集团(Skandinaviska Enskilda Banken,SEB)合作,设计出一些满足特定标准的绿色债券,包括AAA认证。第一批发行期限为6年,利息为3.5%,取得了成功。最重要的是它在二级市场上的表现高于平均水平。

从那时起,各种机构投资者开始选择长期债券,大部分是绿色投资产品,特别是法国信托局(Caisse desdépôtset consignations)领导的长期投资者俱乐部(Long-Term Investors Club)。需求存在并且增长强劲。

(相关阅读:《资产管理中的气候变化》)

今天的绿色债券市场

世界银行的努力已被证明是成功的。自2008年以来,它共发行了以18种货币计价的125种债券。如此众多的交易都有同一套优质担保,归纳起来其实就是世界银行的签名。

全球绿色债券市场预计将在2016年达到500-600亿美元。相比于100万亿的全球债券市场,仅仅是九牛一毛。然而,这个细分市场的增长迅猛,四年内增长了四倍。主要的发行方都是地方政府(如联邦国家的州和市政府)。

直至今天,世界银行及其下属的国际金融公司仍是主要参与者,但它们的相对份额有所下降。 2016年,国际机构所发行贷款已不到20%。

摩根士丹利的分析师指出,随着民营银行和大型公司的加入,债券发行者的身份也在发生变化(苹果已经位列全球前10大举债者,法国电力则在2014年募集了14亿欧元)。2014年发布的标准普尔报告指出,大型公司将绿色债券视为额外的融资来源,能够接触到更多投资者,为环境节能项目提供资金。漂绿? 不,因为投资者对此相当警惕;我们宁愿称之为机会意识。

此外,获得绿色资金并不容易。澳大利亚的维多利亚州最近自豪地发行了第一批取得了气候债券认证的政府债券,这个认证由一家总部位于伦敦、标准严格的机构颁发。 因此,认证和标准化正在形成一个市场,在这个市场中,管理数十亿美元的大投资者都要接受审查和严密关注。

尽管如此,得到维多利亚州绿色债券支持的项目范围广泛,覆盖可持续发展领域的各种主题:针对能效领域如可再生能源、可持续公共交通和水处理等的政府投资的融资(及再融资)。包括LED公共照明、微型水电厂、低碳建筑、墨尔本的地铁隧道、一条铁路轨道和一座可再生能源发电厂的开发。

在中国,这个积极进行能源转型的国家,也是最大的举债者,发行额占到2016年全球发行的40%。上海浦东发展银行计划发行的一年期债券,性质类似于世界银行2008年以来发行的债券。人民币也是第一次使用,在2016年的交易量略高于30%。其他国家有美国、欧洲、荷兰、德国和瑞典。印度的进展也不错。

主权国家的参与会带来什么改变?

巴黎的决定——北京和华盛顿很可能紧随其后——听起来意味着主权国家开始进入发行者阵营。这会带来改变吗?如果会,为什么?要回答这个问题,我们必须回到举债人机会主义行为的问题上。

一些心怀不满的观察者可能确实想知道,这样标签化的项目是否有存在必要。气候变化和能源转型是未来几十年最大的公共投资之一。政府总是要进行投资(和举债),只是优先事项在不断变化。那么他们真的需要使用绿色债券吗?

第一个答案是,这些债券的发行,让政府从一开始就能控制用于绿色经济的日益巨大的资本流动,特别是在机构投资者之间的资金流动——后者同时是主权债券市场的投资者。人们可能会认为,政府今天以非常低的利率为自己融资,所以没有多大必要多元化其融资来源。但是,让自己习惯于管理这些新工具仍然是有用的,并且要尽早习惯。

此外,政府的利益考虑不仅仅在于借款。让我们从另一个角度思考这个问题:绿色债券市场因这些新发行者的到来大大受益,出于政治和战略的原因,政府可能也乐见这个市场的发展。

这个市场正常化的一个决定性因素,实际上是有一系列更加多样化的资产可供投资者选择,包括主权债券,使他们能够平衡风险结构。这正是世界银行所做的,即主持(从而保证)各种AAA级债券的发行。它将支持每种受益于低利率的债券的担保,通过超级安全资产的存在,帮助整个绿色债券市场的发展。主权国家的加入是朝同一方向的更进一步。这是个好消息,意味着绿色债券市场将更快成熟。

但是,拯救地球不是唯一目标,也不一定是在这个市场上率先行动的那些政府的主要目标。作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他们想了解规则,根据自己的需要进行调整,并能够捕获一些资金流。这当然是法国决定基于的重要考虑之一:使巴黎证券交易所成为这一新兴绿色主权债券领域的参考标的,带来收入的同时发展技能,让巴黎在面对伦敦、纽约或上海时,在竞争中立于不败。(张婕熙/译)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