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版) 法国 英国 中国

分类: 推荐

艺术如何成为创新的催化剂

娜塔莎•杜依切-塞尼厄 / Decalab创始人 / 2017-11-14

企业和艺术家合作,能获得些什么?艺术可以促进创新,预见未来的技术使用需求,以激发思考,促进企业开发新服务、产品或体验。


创新型企业和艺术家的合作现在越来越常见。企业推出突破性产品或服务时,跟艺术家合作能带来很好的效果。本文介绍了谷歌、标致雪铁龙集团、Orange公司的案例,以体现企业如何与艺术家合作,探索跨学科研究成果的潜力和局限性,从而测试新技术、开发新型合作模式。企业积极引导艺术界的创作,有助于企业自身预见未来的技术使用需求,激发思考,促进开发新服务等。


Read this article in English | Français

企业和艺术家的合作现在越来越常见。企业寻求此类合作的原因很多,而且历史也很悠久,无论是在东欧、西欧还是美国(在法国这种合作相对少,因为官方政策对艺术界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持)。但总体而言,如今艺术人士由于不能从政府得到足够的资金支持,都纷纷转向了企业。艺—企合作愈加频繁,而且自步入21世纪以来日趋容易。这是因为科技创新使得不同领域之间的界线日趋淡化,给艺术界也相应地带来了影响。

界线的淡化

奥地利电子艺术节总部位于奥地利林兹,可谓是艺术、科技和社会的新基准。第一届艺术节举办于1979年,开始为优秀作品颁奖,而这一奖项在设立后立即成为了国际化高标准的代表。艺术节一直以来密切关注并跟进创新界的新趋势和新媒体艺术创作,并于1996年成立了奥地利电子艺术中心和未来艺术实验室。

在欧盟层面,近年推出了“未来新兴技术”(“Future and Emerging Technologies”,即FET)计划,旨在拓展高端多学科研究的新领域,关注有潜力在机器人或生物领域等产生颠覆性技术的前沿研究。计划开展不久,就有人提出可以让艺术家参与其中,和科研人员合作。引入艺术家的目的不仅是为了激发创新灵感,还希望艺术家能够预计公众面对某种新技术的推出会有什么反响。艺术家会开拓思路,会和公众进行坦诚的对话、沟通,还会在提升公众意识方面起到作用。

基于以上的原因,FET计划开设了一个名为“未来新兴艺术和技术”(“Future Emerging Art and Technology”,即FEAT)的项目,让部分企业和机构(以大型集团和大型科研机构为主)与艺术家对接,邀请艺术家到企业内部常驻,参与研究课题。逐渐地,艺术家开始主动找上企业,“不请自来”了。

在此背景下,艺术家迪米特里·盖尔芬德(Dmitry Gelfand)和艾维丽娜·多米尼克(Evelina Domnitch)创造出了一名为“离子之洞”的艺术作品。该装置基于沉浸式感官体验,向观者展示平常肉眼不可见的极小粒子。这一艺术装置反映了当前量子物理研究的现状,同时为观者带来的美的感受,对于企业和科研人员都产生了极大的兴趣。

项目产生的一些其他作品让高校和设计工作室走到了一起,共同利用计算机生物技术和合成生物技术探究电子技术和有机物质直接的联系。这些作品的目的是鼓励人们打破定式思维,进行创新,促进思想的碰撞。艺术和科学的结合,跨度较大,但这样的跨学科精神正是今天多个领域所需要的。

企业内部的艺术家们

艺术家怎样在企业里找到自己的位置?这个问题没有标准答案,而是需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但是所有的工作,都应该围绕着一点:表现。

艺术家詹姆斯·布赖德尔(James Bridle)在作品中,利用地理定位可视化的方法,将智能手机和谷歌在定位中产生的错误有创意地展示给观者。

和我一起工作的斯洛文尼亚艺术家罗勃狄娜·赛扬尼西(Robertina Sebjanic)在创作过程中对水母有着特别的兴趣。水母和促进创新有什么关系呢?乍一看似乎关系不大。实际上,艺术家通过水母,希望能挑战人们突破人类的视角进行思考。如今有不少呼声,提倡人类应该更多地关注自然界中的动植物、矿物质,而不是总是将目光放在人类本身,把自己当作一切事物的轴心。水母可谓是自然界中的边缘分子,但它的形象总会让人感到不安。另外,很多化妆品都含有水母成分,因为水母会合成一种蛋白质,具有极强的抗衰老作用。利用这些不同视角进行创作,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

艺术家齐娜·查耐西(Gina Czarnecki)以生物研究为创作主题,取自己的女儿们口中细胞在实验室进行培养,形成了一幅幅女儿模样的的肖像。这些肖像由细胞构成,是有生命的,在不断生长的。这种创作角度对于科研活动具有独特的意义,因为能让人不再仅将细胞视为科学实验的对象,而是去看到细胞背后的人。

这些作品都突破了企业在创新方面的常规做法。

为什么这种思维的跳跃有意义呢?首先,这些作品颠覆了观者对事物原有的印象,产生一种震撼的效果。艺术家在作品中展现的现实,是一种另类的现实,能改变我们的视角,丰富或者甚至打破我们原有的印象。这样的过程有助于我们更全面地看待一个科研课题或者正在开发的产品或服务。

艺术作品所蕴含的思维跳跃或转移让人们能够改变视角。艺术家会拓展视野,能发现并提出科学技术新应用,而不是局限于现有的应用。他们的工作可以极大地拓宽技术的潜在应用范围。他们的创作挑战人们的观念,甚至刺激人们,从而带来一种新的世界观。

更重要的是,艺术家能提出科学技术应用的新设想,构思出前所未有的、全新的事物。20世纪有一个叫做“先锋派”的概念。“先锋派”所提倡的历史观也许略显过时,但它的概念现在还是适用的。有一些艺术家具有“引领先锋”的能力,提出崭新倡议的能力——这其实也是艺术家工作的核心。

在一个强调创新的工业化世界里,企业正是需要这种创造力。艺术不仅能产生共同认知和预期的逻辑,还能提出具有原创性的思想。艺术家们能构建世界,重构世界,以不同方式展示世界,建立不一样的联系。因此,可以说艺术的的确确是创新的催化剂。

谷歌、标致雪铁龙集团、Orange公司的案例

企业推出突破性产品或服务时,跟艺术家合作能带来很好的效果。以下介绍三个例子。每个例子都具有自己的特色。

我之前和谷歌合作了一段时间,和他们共同为半专业群体(创新专家、设计师)举办公开课:请来科学家、工程师,让这些专业人士和创意人士共同探讨大数据、虚拟现实等话题。谷歌的设计工作的核心是常驻艺术家制度,有专门的实验室和工作室提供给这些艺术家,其中就包括罗西奥·贝伦格尔(Rocio Berenguer);她是知名舞蹈编导家,曾创作多项身体编剧艺术和新媒体作品。在Décalab支持下,她参与到了谷歌Tilt Brush的开发过程中。

在她的剧作中,罗西奥·贝伦格尔探讨人工智能、人类身体和身体的杂化等问题:在当下,身体的定义是什么?互联身体又是什么?

detail-rocio-berenguer-02-f

(图片来自www.tiltbrush.com)

她的其他作品则探究了空间和领域等相关问题。这些问题范围广,涉及人体工程学、人与空间的关系、个人表达等一系列挑战。而这些话题和科技企业的关注点是直接相关的。利用Tilt Brush,罗西奥·贝伦格尔创造出了一个沉浸式的环境,一个虚拟现实,在其中可以进行舞蹈编导。我们记录下了艺术家和这一新工具形成的联系,而且还找到了发明新型舞蹈标记系统的方法。这一开发的方向未必最终会产生成果,但尽管如此,谷歌还是很感兴趣,因为这类探索都能够帮助谷歌了解Tilt Brush除了娱乐之外还有什么其他的用途。罗西奥能将Tilt Brush当作舞蹈标记工具使用,但Tilt Brush肯定还有诸多其他的用途,就待我们去探索。

第二个例子:我之前为标致雪铁龙集团的战略营销团队共同开办了一些企业内部的工作坊,每次2-3天的时间,探讨他们关注的话题:无人驾驶车、驾驶座的设计等… 我们会请来各类艺术家,包括数码艺术家和生物艺术家,并和团队一起观察细菌的活动规律,以激发关于无人驾驶车运动规律的思考:无人驾驶车应该由一个统一的“大脑”控制,还是应该给每车装上自己的“大脑”?在工作坊里,我们和艺术家共同探讨这些问题,极大地延伸了思维,引发了关于有机体和车辆之间关系的思考:车辆可以变成有机体吗?汽车行业的创新一直以来都是逐步的、增量性的,但现在则有机会实现突破性创新。与艺术家合作,能够帮助此行业更好地构思明日的世界。

第三个例子是法国Orange公司在沙蒂永建设的创意园。该创意园集聚了Orange公司的所有创新团队,并拥有与艺术家合作的机制,采用常驻艺术家模式。我们当时设立了一个项目,为项目制定了方案和章程,并提出了一系列创新主题,邀请艺术家根据其进行创作并提交作品。在项目的第一期,我们测试了Orange公司开发的LoRa物联网网络的物质性,希望了解艺术家利用该网络能做什么、发现什么。比如说,为测试地理定位,我们和艺术家艾尼艾斯·德卡耶(Agnès de Cayeux)合作,让她在布列塔尼的一个岛上住了一个多星期,期间对她进行不间断的定位,研究她的所有行为。我们还和艺术家非比安·佐科(Fabien Zocco)一起,测试了室内的定位技术。

LoRa网络的新用途正在不断地被开发出来,因为正如Orange公司的主要通讯网络,LoRa这一新网络具有去中心化的特点。这名年轻的艺术家受到了控制学的启发,以互联物体和行为物体为主题进行创作。我们期待看到他能利用LoRa的哪些方面进行创作,以及会遇到哪些限制。对于Orange公司而言,这名艺术家的创作过程其实是帮助他们探索这一新型网络的潜力和局限性。我们的另一个艺术创作主题是互联树木:大家都知道,树木和树木之间是会互相传递信息的。借助生物学家的帮助,这种信息传递可以转化成艺术作品。这类的艺术创作能够让来自不同领域的各方走到一起。例如,互联树木就让做生物研究的法国农业科学研究院(INRA)、企业和艺术家奥尔加·吉斯勒瓦(Olga Kisseleva)走到了一起。

企业进行此类的项目时,可以采取多部门配合的形式。Orange公司就是这样——通讯部、

负责文化管理的部门、营销部门、负责创新的Orange Lab、以及Orange Lab基础研究负责人尼古拉·德玛修(Nicolas Demassieux)都参与到了其中。而在PSA,则是战略营销部门邀请企业科研人员参与工作坊,从而实现企业与艺术家合作。这种常驻艺术家模式对于创新和多学科研究有很大的潜在促进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