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版) 法国 英国 中国

分类: Uncategorized

为何我们的智力日益下降?——论内分泌干扰物的作用

芭芭拉·德米内克斯 / 巴黎自然历史博物馆教授、主任 / 2018-01-19

有多项研究表明,自21世纪初以来,人类的智商(IQ)水平一直在下降,物学家芭芭拉·德米内克斯Barbara Demeinex)对此提出的假设是:内分泌干扰是导致这一现象的主要原因之一,尤其是它影响到甲状腺激素。我们接触的多种化学物质,包括甲状腺轴干扰物,不仅仅在母亲的血液中循环,还会穿过胎盘屏障进入羊水,其水平足以干扰甲状腺信号传导。因此,近年来的一些流行病学研究表明,若母亲暴露于足够高水平的甲状腺干扰物,出生的胎儿往往智商更低。但是尽管存在巨额的潜在社会、经济和健康成本,法律的实施却是缓慢的。


 

化学污染在多大程度上导致了自20世纪以来观察到的人类认知能力下降呢?在《有毒的鸡尾酒:化学污染正在如何毒害我们的大脑》一书中,生物学家芭芭拉·德米内克斯(Barbara Demeneix)指出了内分泌干扰物对于甲状腺激素的影响,这一激素在体内合成和扩散途径很复杂,因而很容易受到干扰。鉴于甲状腺激素在孕期和生命初期对大脑适当发育扮演至关重要的角色,因此孕期妇女和幼童是这一风险最高危的人群。

 

Read this article in English | Français

 

巴黎创新评论-我们的智商是否真的日益下降?

 

智商(IQ)究竟能否真实反映智力?有不少人表示质疑,但智商是现存最佳的智力评估手段。有多项研究表明,自21世纪初以来,人类的智商一直在下降。在许多国家,同质化程度极高的群体(比如芬兰和丹麦的新兵)各项智力测试的成绩都在逐渐下降。在法国,截至2015年底,成年人的智商测试结果在10年间下降了3.8。

 

就更长期而言,一篇2013年发表于《Intelligence》期刊上的文章表示,自19世纪末以来,人类的平均智商出现了大幅的下降。该研究是基于对视觉刺激的反应速度而非IQ测试,因为100年前还不存在IQ测试。但是反应速度和IQ是相关的,在考虑了二者的相关性之后,作者得出结论,从1889年到2004年间,人类的智商平均下降了约14点。

 

你认为人类认知能力下降的原因是什么?

 

我认为内分泌干扰是导致这一现象的主要原因之一,尤其是它影响到甲状腺激素。我们已经可以认定甲状腺激素对大脑的发育至关重要:若胚胎在子宫内发育时出现缺陷,婴儿就会患呆小症。幸运的是,由于产后使用甲状腺激素疗法, 现在已经没有患呆小症的新生儿了。但是今天,我们也已经知道母亲体内的甲状腺激素水平是胎儿IQ的决定性因素,甚至也能决定其大脑结构(白质和灰质比)。我们所接触的许多化学物质,包括甲状腺轴干扰物,不仅仅在母亲血液中循环,还会穿过胎盘屏障进入羊水,其水平足以干扰甲状腺信号传导。

 

711x400_049_f0180996

 

因此,近年来的多项流行病学研究表明,若母亲暴露于足够高水平的甲状腺干扰物,出生的胎儿往往智商更低。举例而言,一项发表于2010年的中国研究表明,患严重亚临床甲状腺功能减退或多项抗甲状腺抗体的女性,其胎儿智商均低于未患此类疾病的女性(差别最高可达10)。

 

其它的研究表明,孕期妇女对杀虫剂、肽酸盐或某些阻燃剂(也是一种甲状腺轴干扰物)的暴露与胎儿患孤独症谱系障碍或多动症的风险上升有关。我们还在实验室里用蝌蚪证明了儿童对化学物品混合(鸡尾酒式混合)的暴露会干扰甲状腺轴。

 

化学物质具体如何干扰甲状腺激素?

 

干扰可能会随时发生:在吸收对于甲状腺功能至关重要的碘时;在甲状腺激素合成之时;在甲状腺激素于人体内循环时;在其于肝脏中代谢时;在载体携带甲状腺激素进入细胞时;或在该激素受体上。我们认为,由于甲状腺激素合成与扩散的复杂性,它比其它的信号传导通路都更容易受到内分泌干扰。

 

鉴于碘的摄入对于甲状腺的正常功能非常重要,您认为卫生部门是否应当更关注这一问题?

 

绝对应该。160年前,尽管科学家们尚不能解释补充碘如何防止呆小症,卫生部门已经采取了一切必要措施预防这一疾病。今天,我们通过产后检查来观察新生儿体内的甲状腺激素水平。相信通过计算这一激素水平,并在必要时为新生儿补充甲状腺激素,呆小症的问题已经解决了。

 

但是在过去的20年间,我们也了解到在产前甲状腺激素也至关重要。因此需要形成新的认识。尤其是考虑到依然存在普遍的误解,认为海盐中含碘。我们意识到了碘的摄入对于怀孕女性的重要性时,市面上出现了不含任何碘的海盐。缺碘的现象日益严重,尤其在怀孕妇女中。这非常危险,因为已经有研究表明,哪怕轻微的缺碘也会对儿童的智商产生不利影响。唯一含碘的盐就是碘盐。

 

孕期最关键的阶段是哪个?

 

怀孕初期胎儿非常脆弱,容易受到任何形式的化学污染:此时大脑快速发育,器官开始成形。妊娠的头12个周总体风险更大,但这也取决于具体的污染物,以及污染物如何影响大脑的发育。事实上,整个胎儿期间以及生命的最初几年都是非常敏感的窗口期,人很容易受到环境中化学物质或激素的影响,或膳食缺陷的影响。经常会有人谈到,儿童生命的最初1000天至关重要。

 

5a3100229a5de90001dc3e06_shutterstock_234708766

 

此外,孕期妇女暴露在有害物质中,不仅仅伤及自身和胎儿,还影响胎儿的胚芽细胞。研究表明,通过表观遗传学机制,某些内分泌干扰物可能会影响几代人,就算真正接触有害物质的只有第一代人。DNA的几种突变可以从一代人传递至下一代人。现已证实好几种物质都有这种效果,但是我们需要进行更多的研究。考虑到在欧盟注册的化学物质多达143,000种,我们确实不知道从何着手…目前,法规完全没有考虑表观遗传学风险。

 

您对于当前的法规怎么看

 

某种程度上,我承认对于监管者而言,要判断某种物质是否可以销售很难,尤其是因为政治家们还没有决定应当适用什么标准。虽然并没有给出内分泌干扰物的具体定义,欧洲化学品管理局已经将某些物质列为内分泌干扰物。可以看出监管者也在尽力而为。

 

问题在于,厂商与欧委会沟通的某些途径,我们研究人员无法获得。欧委会于今年夏天提出的内分泌干扰物的定义受到了法国内分泌协会及其18,000成员,欧洲内分泌协会以及欧洲儿科内分泌协会的谴责,他们认为这一标准既没有保护人类健康,也没有保护生物多样性。今年10月,欧洲议会也因为一个法律问题对其表示了反对。情况极度复杂。

 

尽管这一问题的潜在成本巨大,但法规的实施却很慢。我与几位经济学家、统计学家一道参与了一项对化学物质暴露的社会、经济和健康成本的评估,评估对象是两大类主要化学物质。选取的评估标准就是智商下降,神经发育疾病,比如自闭症、多动症的发病率增加。经济成本则包括需要医疗辅助到国家生产力的丧失。这些成本加起来每年给欧盟带来的损失高达1500亿欧元。而这不过是几种内分泌干扰物的影响。不过是冰山一角。

 

个人能对此做什么呢?

 

正如我在书中说明的那样,一些简单的行动就可以带来巨大的变化。总原则就是,最好食用有机食品,尤其是有机的水果和蔬菜,并限制食用与塑料包装接触过的事物,且尽可能自己烹饪。最好避免使用不粘锅,使用不锈钢锅,把食品存放在玻璃或陶瓷容器,而非塑料中。不要在微波炉里加热塑料包装,哪怕是可以在微波炉里加热的也不要。避免喝塑料杯中的咖啡或热饮。就化妆品而言,不要使用含酞酸盐、三氯生和苯甲酸酯类成分的化妆品。带帽子、穿长袖而非涂抹防晒霜。怀孕妇女应每天服用补充矿物质的营养品和提供超过150微克碘的维生素并食用碘盐。

 

640x340_maxnewsworldfour129359

 

您当前正在研究什么,以及未来几个月有什么计划?

 

我们正在研究化学品混合物的问题以及如何更好定义其影响,这与我们在今年3月发表的一篇文章是一致的。我们还想对某些杀虫剂做进一步研究。我们不仅关注甲状腺激素,同样对其对心脏再生和大脑干细胞的影响感兴趣。

 

Michael A.Woodleyab, Jante Nijenhuisc, Raegan Murphy, “Were the Victorians cleverer than us? The decline in general intelligence estimated from a meta-analysis of the slowing of simple reaction time”

“维多利亚时期的人是否比我们更聪明?从反应时间变慢的元分析中估计人类智商普遍的下降。”

Intelligence, 41(6), November–December 2013, pp. 843-850

 

Jean-Baptiste Fini, Bilal B. Mughal, Sébastien Le Mével, Michelle Leemans, Mélodie Lettmann, Petra Spirhanzlova, Pierre Affaticati, Arnim Jenett & Barbara A. Demeneix, “Human amniotic fluid contaminants alter thyroid hormone signalling and early brain development in Xenopus embryos”

“人类羊水污染物改变蟾蜍胚胎甲状腺激素信号传导和早期大脑发育。”

Nature, Scientific Reports 7, no 43786, 2017

 

(文中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