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版) 法国 英国 中国

分类: Uncategorized

MyScienceWork ,一个开放的科学平台

弗吉尼·西蒙 / MyScienceWork联合创始人&董事长 / 2018-03-23

MyScienceWork的诞生源于创始人对多学科知识的兴趣以及对获取科学知识难度的认知。因此,他们创建了一个工具:一个全球性的平台,允许用户获得大量多学科内容,通过智能搜索引擎,只需要轻轻一点击就可以获取。截至目前,该平台提供7000多万份科学文章,内容涵盖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以及1200多万项专利。Open Access是一场已经获胜的战争。但是我们需要更进一步,重新思考科学研究的方式。研究人员要付费才能发表研究文章是否正常?仅凭期刊的影响因子就去评判一名研究人员是否足够?答案是否定的。一切都正在经历变革:得益于如MyScienceWork这样的初创企业。


Read this article in English | Français

巴黎创新评论——是什么促使您创办MyScienceWork的呢?

弗吉尼·西蒙——创办MyScienceWork ,一方面是由于我始终对于多学科知识抱有极大的兴趣,另一方面也是由于我在求学的过程中,意识到要获取科学知识非常的困难。我的大学——贡比涅技术大学(University of Technology of Compiègne)——是一所工程学院,而我之所以选择去这所学院,正是因为它并非仅致力于生物技术(弗吉尼·西蒙大学就读生物技术专业)。学校还有其它专业的学生。大学的最后一年,我又同时在巴黎第六大学读了遗传学的硕士学位(法国高等教育学制分为:证书(License,3年)、硕士(Master,2年)、博士(Doctor,3年)可连读)。 在选择实习时,也是出于对多学科的追求,我加入了一家研发纳米颗粒抗癌疗法的初创企业——Nanobiotix,并在CIFRE项目(法国产学研合作的一个项目,公司与博士生签订不短于3年的劳务合同,博士生在此期间,全职研究公司关注的某项课题)下完成了博士论文。我本人是细胞生物学家,同时需要和动物生物学家,药物学家,化学家和物理学家合作。我始终都喜欢超越自己的专业,和其它领域的专家合作,从而实现更好的创新。

在加入Inserm之前,我始终面临着很难获取科学知识的问题,用在信息搜索上的时间要多于信息处理的时间。我需要考虑的是一个非常宏大的领域—纳米技术在癌症研究上的应用,然而我却无法获取科学文献,因为那家初创企业无法订阅所有必需的期刊,因而我只能依赖15行的摘要,来判断自己是否有必要花40美金购买一篇文章。但是这种方法的限制性很大,且非常昂贵。在加入Inserm后,我突然能够获取到所有需要的信息,但是我认为,科学知识被这样封锁住是非常荒谬的,于是我开始思考是否存在其它的解决方案。

除了上述的意识和我自身对于多学科的兴趣外,我也对创业很感兴趣。初创企业工作的经历让我更渴望亲自尝试。那时也正是社交媒体方兴未艾的时候:社交平台推出各种创新的通讯和合作工具。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们产生了这个想法:打造一个开放的全球性科学平台,允许个人获取尽可能多的跨学科内容,只需要通过智能搜索引擎轻轻一点就可以进入,且学者可以在平台上沟通,分享自己的研究成果。

photo-1488998628026-a1a79746cdcd

MyScienceWork的发展过程中,发生了哪些主要的变化?

MyScienceWork于2010年8月诞生于巴黎,然而当前我们看到的这个平台却是直到2012年12月才正式启动。在此期间,我们需要募集资金。最开始我们使用的是免费的工具,如:创建一个Facebook主页,一个Twitter账号,一个博客来描述我们想要做什么,并发表相关文章(关键词:开放、工具2.0、博士论文平价化、女性在科学中的角色…)通过这样的方式,我们开始打造一个社区,逐渐的,研究机构邀请我们做科学知识的普及,媒体开始讨论我们,我们还获了一些奖。这一切都给了我们足够的背书,使得我们于2012年在卢森堡成功募集到了资金,这笔120万欧元的融资允许我们雇佣IT开发人员来打造这个一直想要做的平台。

整个2013年,我们都专注于平台内容的发展,分析所有开源信息的质量并和出版商签订协议。现在整个流程都自动化了:我们自动从学术期刊中抓取内容,对其进行处理,并纳入我们的平台。今天,我们一共收录了7000万篇学术文章,内容覆盖社会科学(法律、经济学)和自然科学,但是生物学、医学和化学方面的文章更多,因为这方面发表的论文是最多的。自去年以来,我们平台新增了1200万项专利。

2014年,我们推出了Polaris:第一个针对学术机构(大学、研究机构、工程学院等)的服务,为它们收集机构档案:一个显示在它们终端上、可实时更新的数据库,包含机构成员发表、担任联合作者的科学期刊数量、国际合作的数量、发明者的数量、发明变成实际应用的领域、文章被引用的次数、影响因子、博士生的数量…等各种对于学术机构的管理人员、图书馆以及公共关系部门必不可少的指标。

photo-1502700807168-484a3e7889d0

同年,我们也被选中参与硅谷的一个初创企业加速项目,我们在硅谷待了三个月的时间,测试美国市场对Polaris的反应。结果非常的成功,因此我们决定于2014年10月成立旧金山办公室,目前,我们的团队共15人,分别位于巴黎、卢森堡和旧金山。

成立美国办公室后,情况有了怎样的变化?

变化非常大。设立了旧金山的办公室后,外界就不再视我们为一家远在欧洲的公司,而是成为生态系统中的一个完整的成员。得益于此,我们很快就与多家公司达成了协议,如:与领先的开源出版商PLOS ONE签订了合作协议,又与Google Scholar合作,让我们的数据库出现在其参考信息中。这两家公司都是我们的邻居。同时我们的研发也得到了极大的发展。旧金山是创新的中心,在这里,我们可以不断参与演讲、讨论和会议。这些活动给人极大的启发。同样,我们也给当地人提供了关于欧洲更加积极的印象。

您如何适应文献开放(Open Access)运动?

文献开放(Open Access)旨在让所有人获得科学知识。但是免费获得科学文章并不意味着要无视法律。相反,我们一直都谴责以非法方式允许公众免费获取研究文献的行为,这种行为无益于事。在过去几年间,Open Access已经成为一个重要的政治问题,在尊重法律的同时,解放知识也出现了进展。比如说,欧盟现在要求所有获得欧盟经费的研究成果及相关文献在一段时间后,向公众开放。在美国,奥巴马当政期间采取了许多有利于开放的政策,因而迫使出版商改变。我认为,开源这场战争已经胜利,出版商们已经明白了这一点,目前正在寻求其它的商业模式。

但是我们需要超越资料开放,去重新思考科学研究的方式。研究人员要付费才能发表研究文章是否正常?仅凭期刊的影响因子就去评判一名研究人员是否足够?答案是否定的。一切都正在经历变革:得益于如MyScienceWork这样的初创企业。知识的开放有多种方式,可以是合作评估,以专利的方式赞助研究经费、和私人企业合作等。能够身处当前的这个阶段,是一件令人激动的事情。

你们和科学期刊的出版商之间是什么关系?

我们和出版商合作。直接从他们那里获取内容使得我们能保证质量、尊重锁定期、并且不需要从某些信息可能已经被污染的渠道获取内容。就付费文章而言,我们和该领域的一些公司合作,如DeepDyve和 Research Solution,它们本身已经和出版商有协议,如以最低价格提供付费文章等。比如说,我们可以允许读者借阅某个期刊几小时,其费用要比买期刊便宜得多。

你们的商业模式是什么?

我们的核心业务就是利用人工智能技术,如机器学习和自然语言识别来分析数据。我们有两大特色产品:Polaris和Sirius。后者是我们为学术机构和企业提供的定制服务。通过分析我们平台的内容大数据,我们可以研究针对某一特定话题的趋势。通过分析针对某一话题的期刊,我们可以回答以下几个问题:谁在这一领域从事的研究最多?谁正在申请最多的专利?哪些研究人员和发明人员是在这一领域最前沿的?在这一领域的国际合作有哪些?在客户的要求下,最近我们将专利数据也纳入了平台。将科学期刊和发明联系起来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photo-1465223583124-fc76419637e1

你预计平台何时能盈利?

今年!到目前为止,我们的经费大多数来自于外部(我们一共募集了500万欧元),但是我们预计,Polaris和Sirius能够帮助我们在今年实现盈亏平衡。

你们未来有哪些计划?

我们想要继续扩大我们的研发部门。今年我们计划巴黎办公室再增加5名员工,相对于我们的规模而言,这个数字代表很大的增长。我们还想要提供具有创新性的工具。我们有许许多多的想法。我们还想要扩大在美国的业务,美国是一个竞争激烈,且创新层出不穷的市场。我们已经获得了一定的认可——每月我们都有一百万的访客——但是我们希望能够成为科学内容合作平台领域的一个关键玩家。

去年您当选为加利福尼亚州“最佳法国女性企业家”,您对此怎么看?

法国美国企业奖(FABA)于2014年设立,但是直到去年才新增了“女性楷模”这一项。它是颁奖之夜最受人期待的奖项,能获奖,是出乎我意料的。作为一名科学家、工程师,28岁就成立了自己公司的人,同时也是一名4岁男孩的母亲,我希望能够为他人提供一定的启发。尤其是,年轻的女性需要知道,这样的成就是可能的。女性在科学、创业方面的地位问题一直是我非常关注的。在创立MyScienceWork时,我们就选择加入“巴黎先锋(Paris Pionnières)”孵化器,这家孵化器的一个重点就是邀请创始团队中至少有一名女性的初创企业入驻。

 

photo-1474310393803-fffb52bf17cf

在法国,尽管还有许多尚需努力的地方,但是发展的方向确实是正确的。另一方面,当我到达硅谷时,我觉得非常震惊!在旧金山地区,你最多能说出15位女性CEO的名字。我去参加活动的时候,发现90%的情况下,我是唯一一名女性CEO。然而,我也意识到当前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意识到这一问题。也出现了一些新的活动。比如说,我和其他人一道成立了一个对话和工作小组,鼓励企业家来硅谷融资,在这里待上一段时间甚至搬来这里。我们会把我们的人脉分享给他们,从而使得他们也能从这个生态系统中获益,见投资人,与其它企业家交流,拜访潜在的合作伙伴,并利用硅谷的特殊势能。

(文中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您可能也喜欢